首頁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預防犯罪  丨  隊伍建設  丨  以案說法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李某的行為能否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時間:2014-11-1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一、簡要案情 

  李某,男,系個體修理工。2011年6月間,李某將其原在大武鎮209國道邊開設的個體汽修部按大武鎮“三項整治”的統一規劃要求,搬至大武鎮大型汽修廠院內(租賃該廠38號房)繼續從事個體汽車修理業務。2011年11月16日晚20時許,陳某(已按過失致人死亡罪另案處理)駕駛一輛半掛貨車到李某汽修部更換防凍液。李某讓學徒工程某(不滿14周歲)予以更換。程某站在該貨車頭部左前輪附近更換作業放水時,陳某疏忽大意,突然點火發動該貨車,將程某帶到在地碾壓致傷后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查,李某的汽修部未辦理任何經營許可和安全生產證照,該汽修部除基本的修車設備、滅火器外,再沒有其它安全防護設施、標識和制度。未給該部雇傭的修理工提供任何安全培訓。 

  二、本案存在的主要分歧意見 

  本案在審查起訴和審判過程中,對李某的行為是否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分歧較大。 

  一種意見認為:李某的行為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其理由:一是該罪的主體,經《刑法修正案六》修改,已由原來的單位犯罪擴大到自然人。李某集該汽修部投資、管理、負責人于一身,是對其汽修部負有安全生產管理職責的直接責任人員。二是客觀方面,李某的汽修部無安全生產許可證照,無證經營汽修業務,除一臺滅火器外,再無其它安全設施,很明顯,其“安全設施或生產條件不符全國家規定”。三是陳某的貨車從進入李某汽修部起,其更換防凍液等作業的安全均應由李某的汽修部負責。李某的汽修廠不按國家規定和行業標準配備安全修理設施,不制定安全生產規章制度,讓一個不滿14周歲的未經培訓的學徒工程某在無人監管指導下單獨上崗作業,致發生程某受傷死亡的事故。李某的行為與程某的死亡之間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符合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關于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的主客觀構成要件。四是李某在案發后,不積極處理事故善后民事賠償事宜,引發受害人家屬上訪。出于維穩的社會效果考慮,也應當對李某以犯罪論處。 

  另一種意見認為:李某的行為不符合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的主客觀構成要件,不構成犯罪。其理由:一是犯罪主體不符。根據《刑法修正案六》對《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修正,構成本罪的主體是單位,即工廠、礦山、林場、建筑企業、或者其它企業、事業單位。承擔刑事責任的主體是單位中對安全生產設施或生產條件負有職責義務的主管人員和其它直接責任人員。李某的汽修部不是刑法意義上的單位,李某又不是造成程某死亡后果的直接責任人。二是客觀方面,造成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是由于李某汽修部以外的第三人,即貨車司機陳某疏忽大意的過失(點火發動車行走)行為所致。李某無證非法經營以及其汽修部生產設施與生產條件不合格與被害人程某的死亡之間沒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三是李某的違規違法經營行為屬行政法律關系范疇,應接受行政法律、法規的處罰,而不應受刑事處罰。 

  三、分析意見 

  對于上述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筆者傾向于認同“李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第二種意見。其理由如下 

  1、犯罪主體不符。根據《刑法修正案六》對《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的修正,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是指企事業單位的安全生產設施或者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全國家規定,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它嚴重后果的行為,屬于單位犯罪。其犯罪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單位中對安全生產設施或者生產條件負有職責義務的主管人員和其它直接責任人員。李某的汽修部本身不是刑法意義上的單位。根據《刑法》第三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單位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和相關學理解釋,刑法意義上的單位是指依據一定物質基礎建立并以此作為活動的承擔行為責任基礎的合法組織。既包括國有、集體所有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也包括依法設立的合資經營、合作企業和具有法人資格的獨資、私營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李某的汽修部并非依法設立,也不具有法人資格。自然不是刑法意義上的單位。李某也就不能成為該罪的犯罪主體 

  2、李某汽修部的“生產設施和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與“造成程某死亡”的結果之間不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生產設施或者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存在事故隱患不采取措施,以致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它嚴重后果的行為,兩者之間應當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這是要求行為人負刑事責任的必要條件。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是指危害行為與危害結果之間有著內在的、必然的、合乎規律的引起與被引起的的聯系,如果存在介入因素的情況下,先行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是否被中斷或切斷而導致不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應主要考慮介入因素的性質以及同先行行為之間關系。如果介入因素的出現是異常的并且介入因素本身獨立于先行行為的,則先行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被切斷而導致不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反之,則先行行為同危害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并未被切斷而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結合本案,“程某的死亡”是因貨車司機陳某“突然點火發動貨車行走”這一獨立于“李某汽修部生產設施和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等”先行行為的異常因素的介入而導致的。李某的上述先行行為都因陳某“突然點火發動貨車行走的過失行為”這一介入因素的異常出現而切斷。所以說,李某汽修部的“生產設施和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與“造成程某死亡的結果”之間不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 

  3、李某無證非法經營汽修部、雇用童工的行為屬于違反行政法律、法規的行為,應當受到有關行政部門的行政處罰。 

  四、本案的主要訴訟過程及處理結果 

  本案因李某與受害人家屬無法達成民事賠償協議被告發。2012年1月8日方山縣公安局將李某以涉嫌重大按勞動安全事故罪刑事拘留。2012年1月13日經本院批準逮捕后,于同年2月21日移送審查起訴。經院檢察委員會討論,于2012年3月3日向方山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方山縣人民法院對本案所涉民事賠償主持調解后,于2012年4月27日對李某作出犯重大安全事故罪,免于刑事處罰的一審判決。 

   

    

  

 

 

 

 

 

 

 

 

 

二〇一二年六月二日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法律文書公開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方山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電話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