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預防犯罪  丨  隊伍建設  丨  以案說法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該案應如何定性
時間:2014-11-1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一、基本案情 

  2012年4月10日凌晨2時許,犯罪嫌疑人張某、王某、李某(三人均已滿16周歲不滿18周歲)與趙某(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預謀去某中學宿舍弄點零花錢。四人翻墻進入某中學后,分為兩組分別分工行動(張某與李某一組、王某與趙某一組),只要發現沒有上鎖的宿舍就開門進去并利用隨身攜帶的打火機、手機等照明工具翻學生們的口袋,在翻口袋過程中有些學生聽見動靜醒來后,犯罪嫌疑人就用言語威脅:“沒你們的事,乖乖的睡,不睡就打你們”。學生們出于害怕就繼續睡覺或者不敢支聲。這樣連續作案4個宿舍后,王某與李某又進入第5個宿舍行竊,在翻口袋過程中有位學生醒來,把王某從背后抱住要他把錢放下,王某與趙某就對該學生進行毆打,待學生不敢再反抗時二人才離開宿舍,后四人倉促翻墻逃走。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共翻了30余名學生的口袋,共盜竊現金1300余元,手機一部。 

  二、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應定性為搶劫罪。首先,四名犯罪嫌疑人利用學生是弱勢群體的心理,知道即使他們發覺也不敢怎么樣,帶有搶劫的心理;其次,四人在實施盜竊時被學生發覺,犯意轉化為搶劫,而且沒有逃跑并暴力威脅后繼續作案;第三,不存在轉化型搶劫中抗拒抓捕或毀滅證據的情形。因此構成搶劫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本案四犯罪嫌疑人分別觸犯了盜竊罪與搶劫罪,應數罪并罰。持此觀點者認為:本案總共涉及5個宿舍學生,犯罪過程不在同一宿舍進行,而且不是涉及同一受害人,有些盜竊既遂,有些則直接搶劫既遂,侵害的不是同一客體,而且在暴力相威脅后繼續作案,故適用數罪并罰。 

  第三種意見認為本案應定性為轉化型搶劫罪。首先,四犯罪嫌疑人的先前行為是觸犯了盜竊罪;其次,轉化時間是在實施盜竊罪的現場,時間與犯罪現場緊密聯系;第三,手段是利用暴力威脅,使學生不敢反抗;第四,使用暴力的目的是為了抗拒抓捕,此處的抗拒抓捕應擴大理解,不應僅從字面上理解為受害人要抓捕自己時才有抗拒行為,而是行為人為防止已經到手的贓物不被追回,或者防止失主或其他公民對其抓捕或者扭送。故此案的犯罪事實與情節符合轉化型搶劫的四個條件。 

  三、評析意見 

  貌似三種觀點都有一定的道理,從本案來說定性是否準確對趙某是否負刑事責任至關重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一款之規定,未成年人犯罪時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犯轉化型搶劫罪不負刑事責任。 

  從上述三種觀點來看,本人傾向于第三種觀點: 

  首先,本案四犯罪嫌疑人在凌晨2時許,秘密進入學生宿舍,竊取學生衣服中的財物的行為完全符合《刑法》264條規定的盜竊罪的構成要件,因此,嫌疑人的第一行為可以評價為盜竊罪。 

  其次,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作案場所和作案對象不能進行單一劃分,應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場所雖然是5個宿舍,受害人也是30余名,但都在一個犯罪構成之內,并且四人屬于共同犯罪,對所有犯罪行為共同負責,所以定數罪并罰有些牽強; 

  第三,轉化型搶劫本身的危害性就介于盜竊、詐騙、搶奪罪與搶劫罪之間,本案中四名犯罪嫌疑人只是利用了凌晨人少不易被人發覺的環境的特點,雖然主觀上是即使被發覺也不怕學生,但還是以秘密竊取為目的。此外,四嫌疑人不是進入宿舍后直接通過暴力或暴力威脅向被害人索要錢財,而是用打火機、手機照明,在受害學生熟睡之際翻學生的口袋。在受害學生醒來后才以暴力或暴力相威脅,應擴大理解為實施盜竊后,為了抗拒抓捕而當場使用暴力或暴力相威脅,因而應當適用《刑法》第269條的規定,以搶劫罪論處。這樣解釋,既得出了合理結論,也不違反罪刑法定原則。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法律文書公開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方山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電話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