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預防犯罪  丨  隊伍建設  丨  以案說法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此四人涉嫌什么犯罪
時間:2014-11-1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一、 基本案情: 

  2010年6月29日13時許,武某伙同尤某(在逃)、問某(在逃)、海某(在逃)四人騎一輛紅色豪爵摩托車準備去古交搶奪,途徑本縣馬坊鎮溫家莊村時,問某指著路邊的一輛棗紅色三雅摩托車(摩托鑰匙還在,但以熄火)讓武某去偷,武某偷上摩托后,被主人徐某發現并大喊讓其站住。武某未理睬,騎著摩托向婁煩方向快速逃跑,其余三人騎著豪爵摩托也從相同方向逃跑。后徐某與王某開上王某的面包車緊追其后,同時徐某電話告知在婁煩的張某,讓張某在婁煩縣攔截武某四人。張某沒有攔住后也騎上摩托車追趕,后武某把偷的摩托車扔下,跳到問某三人騎的摩托車上繼續逃跑。徐某三人繼續追趕犯罪嫌疑人,徐某并向婁煩公安局報案。張某騎的摩托車追上后,問某把張某騎的摩托車蹬了一腳,差點把張某連人帶車蹬到溝里。王某和徐某開的面包車追上那輛摩托車和其并排行駛時,尤某用隨身攜帶的匕首指住面包車上的人并威脅說“再追就弄死你們”,一直追到馬家莊村時,馬家莊派出所民警在公路上設卡攔截,問某沒有減速沖卡逃跑,民警駕車追至西會村時,問某等人棄車逃跑,武某抓獲歸案。 

  二、 本案爭議: 

  關于本案該如何定性,有如下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本案武某等人的行為涉嫌搶奪罪;第二種觀點認為涉嫌搶劫罪。第三種觀點認為涉嫌盜竊罪。 

  三、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認為武某等人的行為涉嫌搶劫罪。我國《刑法》第267條規定:搶奪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不使用暴力、脅迫等強制方法,公然奪取公司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我們從搶奪罪的犯罪構成要素分析來看,第一,犯罪客體是公私財物所有權;第二,客觀方面表現為公然奪取公私財物的行為。公然奪取是指采用可以使被害人立即發覺的方式,公開奪取其持有或管理下的財物。本案中武某等人沒有公然奪取的故意,他們起初的犯意是偷盜;另外,搶奪的對象是持有物和管理下的財物,而本案受害人徐某對自己的摩托車當時已經失去控制能力,雖然摩托鑰匙還在摩托上插著,但該摩托已經并非是徐某持有或管理下的財物了。很顯然本案不符合搶奪罪的客觀方面,因而筆者認為不構成搶奪罪。 

  我國《刑法》第264條規定: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本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以秘密竊取的方法,將公私財物轉移到自己的控制之下,并非法占有的行為。秘密竊取是指行為人采用自認為不使他人發覺的方法占有他人財物。只要行為人主觀上是意圖秘密竊取,即使客觀上已被他人發覺或者注視,也不影響盜竊性質的認定。筆者認為秘密竊取,可以是被害人不在場時實施,也可以是物主在場,乘其不備時實施。反觀本案,武某在問某的指使下,實施偷盜的行為正好符合盜竊罪的構成要件。所以筆者認為武某等人的第一行為涉嫌共同盜竊犯罪。但是根據《刑法》第269條規定: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依照本法第263條的規定定罪處罰。顯然,本案中武某等人的繼續行為已不能簡單歸結到先前的盜竊行為當中,而是涉及轉化型搶劫罪的問題。所以,筆者認為盜竊罪也不成立。 

  根據《刑法》第269條規定,轉化型搶劫罪必須符合三個條件:第一,轉化為搶劫罪的前提條件是行為人犯“盜竊、詐騙、搶奪罪”,行為人不僅實施了盜竊、詐騙、搶奪行為,而且已構成犯罪。第二,必須具有“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者毀滅罪證”的目的。第三,必須具有“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行為。筆者認為,首先本案武某的先前行為構成盜竊罪是沒有異議的;其次,武某剛一逃離現場即被發現追捕與犯罪行為現場緊密聯系、沒有間斷,符合時間條件“當場”性;最后,武某等人使用暴力(腳踢)和以暴力相威脅的方法(拿刀威脅并有言語恐嚇)其目的是為了抗拒抓捕,符合轉化型搶劫罪的構成要件。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該案武某等人的行為應構成搶劫罪。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法律文書公開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方山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電話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